迪纳车联网

播放

国务院或投一百亿立项车联网

发布时间:2012-08-13 打印 字体:【大】【中】【小】

《汽车手机化——车轮滚滚的移动互联网》专家论坛


  主持人:周频-上海市交通电子行业协会理事

  周频:我想Egil上台之前,每个嘉宾有一支笔,两张纸,先让他们写下两个数字,这两个数字是百分比,一个数字说2010年,还有一个数字是说2013年,这两个数字是什么呢?就是由我们五位发言人感受一下他周围的Telematics的从业企业,就是估计出多少企业是盈利的?第一个数字您周围的Telematics的相关从业企业,盈利的百分比是多少?比如说是20%的企业,就写20%,到2013年预估一个数字,是多少百分比的企业是盈利的?我们比较一下这两个数字,然后看一下情况。现在请五位嘉宾把各自的数字报一下。

  吕国英:其实在这里我感觉2010年到2013年我都写1%,有关的企业指什么呢?

  刘涛:我认为10%左右的利润。在2013年可以达到30%是高端的,我觉得它真正的高峰期在2013年之后。

  Egil:我说的是纯E  Call的,很少是盈利的。现在是15%,2013年之后是45%,那个时候公司的数量是现在的十倍,他们会更加关注投资回报率。因此今后可能会有那70%—80%的企业盈利,但是有些企业会退出市场。

    嘉宾:我自己的观点就是这样,因为大的行业不可能和美国公司联系,主要从我们所有的供应商来看,真正盈利的非常少,我可以说5%,只有1%的企业是盈利的,4%就是中国联通,辛总说不可能给你一个单独的价格,联通不会亏,这个会赚的很少,前面一个PPT不是完全赞同,中国的Telematics真正的起飞比方说跟着欧美的情况,中国的Telematics会远远超过欧洲和美国的发展,我认为2013年有50%的优秀企业盈利。周频:五位嘉宾的理解不一样,有些企业做Telematics,有些企业不做Telematics如果算相关的业务,如果算MPV,这个东西很复杂,大家可以看到,很明显的就是什么呢?今天大概是中国Telematics的用户大概是21万左右,到了2015年之后会增长到1000万以上,对于大家的企业来讲,意味着一个巨大的商机,所以五位嘉宾除了吕总之外都是展现出了未来三年之内盈利的企业大幅增长,从今年的1%到30%,万总比较乐观一点。那么还有就是三年之后从1%—80%,更多的企业会盈利,这样的一种盈利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各位都希望在2013年当中成为刚才我们嘉宾说的1%—80%的那一类,这个取决于什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商务模式怎么打造,谁是你的合作伙伴,谁是你的客户,你们之间用什么样的关系整合在一起,和谐共融的相处,我们希望几十分钟的讨论,给大家带来一些新的思路和想法。

我们首先邀请Egil,从他研究的角度跟我们分享一下他对今天所提的六个问题是什么样的思路和想法?

  Egil:谢谢彼特,这是一个概述,因为要考虑到的车联网不同的部分,左面我们可以看到的车可能涉及到汽车制造商,包括OEM等等,还有零部件的供应商,那么他们更多的是关注ECU,以及软件更新等等。另外我们讲到的就是互联的驾驶者,这个里面可能会更加涉及到信息和娱乐,这个使用的工具可能是智能手机等等。从而可以在车里面享受更多的网上的内容,另外我们说的互联可能是乘坐车的互联。那么这对他们来说,在车里面和其他地方一样,希望获得更加丰富的内容。

  而在这张图上面绿色部分涉及到不同的业务模式,然后蓝色最底下一行涉及到连接客户的器件,包括一些互联汽车的系统,以及移动器件,包括一些外接的系统。对无线系统来说,很多的无线网络会有更大的控制权,这里面可以有免费到付费的WIFI系统,其中有一个无线连接的部分,有些内容涉及到普通的内容还有一些与车相关的内容,我们看一下不同的业务模式,也就是根据内容付费的模式,还有一个就是像买报纸这样交年费的模式,还有比如说一年一次的付费的模式。

  这其中可能也会涉及到导航系统等等,还有一种模式就是产品捆绑,交通信息和导航比如说这两个产品就是捆绑在一起的,还有基于广告的业务模式,还有赞助内容的模式,还有就是高端免费的模式。比如说智能手机,还有Iphone的用户,这个里面有一些内容基本上针对高端用户免费的服务,这个里面我们讲到车联网当中所联动到的信息内容是双向流动的。而从信息进入车到从车里出来提供给人和路,所有这些就是我们讲到车联网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保证你在给车提供信息的时候,给驾乘者和乘坐者也要提供信息,这个就是信息的双向流动。对于我们现在所说的车联网业务模式会发生变化,像汽车的OEM,它们目前所使用的一些模式,对于车载信息服务也没有办法进行收费,他们只能够针对所说的车辆的这些信息服务之后,通过几年时间获得回报,我们所说针对驾乘者提供的互联信息,这个是可以较早的进行信息收费,产生回报的一种业务模式,这个就是我的简单的介绍,后面欢迎大家提问。对于目前收费的模式,我们可以看到一年付一次费,或者像报纸用户这种预定的形式,根据驾驶者的年龄,他们对于安全产品有不同的需求,年轻人往往觉得安全事故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可能更多的关注就是信息的内容,而不是涉及到信息所提供车辆的安全性。

  因此,对于今后的车载信息网络之后,因此现在主要的模型就是征集一次付费,另外产品的捆绑,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像安吉星等等,他们过去三年当中盈利,过程当中产生了大量的外包,还有根据实用来进行收费,无论你是使用手机还是智能手机,那么所有这些信息希望都是通过车辆来进行提供,也就是通过车辆能够分享到更大的信息流,从而进行收费,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是根据实用进行收费。

  周频:下面我们进行其他几位嘉宾回答一下。不过在进行这个之前,我想对赛格的万总,也是我们五位嘉宾最乐观的,不管是今年的盈利情况,还是未来几年,我提一个问题,很巧的就是我想说的这个事情之前,会说到知识产权纠纷的问题,我们知道八月份赛格和丰田之前有关于Telematics的小小知识产权的纠纷问题,我看到过前不久有一个报道,诺基亚举起大棒反对高通的大权,我不是评判高通专利霸权什么问题,过去在中国看到过很多例子,比如说通用汽车和奇瑞之间也有知识产权的问题,丰田和吉利之间也有知识产权问题,现在我们Telematics在的领域也有这样的问题,过去原告往往是国外的公司告国内的公司,现在是国内的公司告了丰田,而丰田如此严谨的这样一个公司,实际上让我们觉得非常钦佩的一家公司,它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是不是万总觉得30%—80%的乐观场景,是不是还有蕴含着商业模式,我们有专利,我们有知识产权,如果你们侵犯了我们这个,我们用这种方式,创造一种创新的模式,不知道您有什么观点?

  万新宇:周总问这个问题,我不是网络公司的首席发言人,但是我也可以在这里讲一下,赛格在2006年申请了一个专利,这个专利叫做一种互动式的行车导航和车载按防系统,专利号是200610057027,这次赛格状告丰田就是专利维权,我们希望通过这个事情建立一个保护知识产权的体系,促进整个车联网,整个行业的这样一个专利的共享,从而导致在整个产业形成有序的竞争,如果在这个框架之下,赛格导航愿意与任何人持有我们所拥有的专利。

  周频:我们这里不是法庭,我们讨论商务模式的时候,我们想想未来是不是基于知识产权这一块,孕育出一些新的商务模式出来,因为赛格是中国最大的本土TSP了,现在有欧系的车厂提出第一个问题,Telematics有哪些收费模式?我不知道您想怎么回应提出这个问题的欧系车?

  万新宇:我刚才听了Egil讲到的收费模式,我前面说一下,我们讨论前面中央电视台的张总讲到商业模式的四个要素,我本来想用四个要素这个词,后来我想说的不一样,商业模式首先是一个盈利的模式,不然就是一个方案而已,我认为的商业模式我不用四个要素,我叫它四个支柱,一个叫做产品形态,我们今天好几位嘉宾讲到了产品的形态。第二个就是服务的内容,围绕着人,围绕着车所展开的服务内容。第三个支柱是什么呢?就是服务的能力,这个服务能力包括两个方面,一个就是你在全国快速的落地的服务能力,这个非常重要,最后一个支柱就是刚才周总问到的,我觉得最大的支柱就是我们收费的方式,我们折腾了老半天还是希望给用户提供价值的同时,可以创造我们自己的价值,我们可以收到钱,我回答这个问题,Egil刚才讲的跟赛格导航目前收费的方式比较接近。

  我们最早的时候卖产品,后来发现卖产品可以卖服务,后来就发现产品可以送,专门卖服务,后来就是把基础的服务也免费,逐步发展叫从包年到包月,到现在的及时收费,我们叫做按次收费,再往后逐步到用户量足够多的时候,也要采用今天也有嘉宾提到的,怎么样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未来的经济一定是一个免费的经济时代,刚才他提到那几个,我们都有,包括捆绑,打包,包年,包月,及时收费,逐步的这些都有。

  周频: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是不是在构想什么创新的模式,创新的什么收费方法?

  万新宇:我的理解就是这样的,就是收费而言,其实这个收费方式的研究非常重要,为什么呢?分前端收费,中端收费,后端收费,最终也有免费的方式。那么我们知道前端收费谁都会做,因为几千年之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个都是前端收费,根据我们现在对于商业模式的理解,逐步可以把它变成中端的收费,然后逐步变成了后端收费,有很多例子,赛格也是在模仿这种方面。赛格导航愿意在收费模式上多做一些创新,有些不太成熟,反正这个是商业模式里面最最重要的一个方式。我们也在研讨,也在探索,也在摸索着往前面走。

  周频:第二个问题我想让上汽的刘总回答一下,如何让用户支付频率很低,但是与车辆人身安全相关的按防服务,Egil提到商业模式里面考虑基本的因素是什么,Telematics做了之后可以节约很多成本,如果节约了2个亿,是不是汽车厂愿意拿出1.5个亿投入到商务模式里面去?现在按防的服务使用频率很低,我们每个人都有过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时代,是认为永远不会死,不会碰到什么问题,不愿意付这种费用,汽车厂不会使的这个商务模式赚的更加好一点?这个问题和自主品牌车辆提出的问题有相关性的?

  刘涛:我们2006年构想这个问题,08、09年开发,09年成功上市,策划时间非常长,我们最初的调研数据和上市之前的数据有差异,07年初看整个市场,包括看美国ONSTAR的收费方式,它是按照年收,月收的方式,我们调查下来对于服务的需求很高,支付的意愿低于5%,到了08年做问卷调查,发现不对了,支付意愿也是有些上升了,支付意愿比服务业上升快,我们发现客户群的变化,今天来了很多都是我们行业内的,外资企业也挺多的,包括国有企业也是挺多的,我说的国有企业最近忙一件事情就是十二五规划,我们在这个当中发现,汽车厂的十二五规划,首先研究消费者,我发现四年的消费者变化很大,06年时候看到的就是70年出生的,占到中国50%,60%的消费主力,从09年开始到现在,基本上80后,甚至85后成为我们汽车主流消费群,这些人和70年成长环境有很大差异,70年这些消费者有几个特点,一个就是本身相对来说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相对社会变化比较不确定性因素比较多,本身安全性比较差,本身这种消费意愿尤其是体现在信贷消费方面意念不强,80后伴随着互联网的爆发而成长起来,伴随着比较好的教育,也伴随着比较好的消费信用体制成长起来,在整车方面体现出来,特别接受这种消费心态一些新的方法,在移动互联网的依赖度远远高于70后,我们来看今年是2010年,我们看未来五年Telematics,就是研究80后对于这个的看法,我觉得收费模式对于我们来讲也是很大的挑战,我们首先报告给大家我们的收费模式是这样的。

  350这个车全系有7款车型,全部可以选装Telematics的系统,定价是7000元人民币,标配和次标配就是7000元购买到这样的3G终端,买到一系列的默认服务,同时含有两年的免费服务,我们最高配就是加4000元,可以买到上述同样这样的客户价值,客户多支付6000元成本购买这样的东西,我们的装备率就是自主的,我觉得回到这个问题,还是说你能不能收到钱,关键还是看消费者到底认不认你这样的服务?我们中国消费者跟美国消费者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相对来讲,美国消费者愿意付199,299配安防费用,相当于购买这个保险,中国消费者不是这样,中国的信用体制是一个大问题,可能跟主题没有问题,现在大家最好付了钱给我什么,刚才万总也是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反过来中国人用另外一种东西特别喜欢,新的东西,新的技术,新的服务特别喜欢,我们调研当中也是发现80后,我们当时测试InkaNet应该付多少费用?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东西。

  还是给它一个比较合适的价值,7000元给到客户的就是原厂装配的导航,还有很好的功能等等一些东西,整个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包,有硬件,有软件,有服务,跟我们精品相比就是一万以上,我们感觉到还是比较物有所值的。

  周频:听了刘总这些话,我马上有新的想法,就是说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车联网可能国务院要立项,可能要投入100个亿,如果做Telematics,车厂可以节约不少钱,消费者有些不愿意付款,有些愿意付款,我们做这个东西有多少成本,我们找到资金可以把这个成本开发掉,商务模式可以做成了,我们看有多少人愿意到这个池子里面分摊掉,假如说上汽集团一年有2000多亿人民币的收入,这是很大的。如果我们未来有一种模式,车厂推出Telematics,终身免费,不是像ONSTAR这样的,这个是基本服务,流出一些服务就是80后愿意付一部分钱,车厂负担了70%,剩下30%让愿意付款的人承担这些成本,负担70%就是很大的公司才能去做,可能也还不够,比如说政府如果现在投入100个亿,政府也投入20%,车厂拿50%,不知道联通是否可以负担一点。或者还有其他公司进来,我们不给车主提供负担了,我们给他提供免费的增值服务,上汽是否给国务院打一个报告,有没有这种可能?

  刘涛:上汽已经打了这样的报告了,其实Telematics,去年和周总建议不要叫Telematics,这个有点老了,但是我们今天谈的这个ICT这种范围,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来Telematics的含义了,上汽其实在InkaNet投入很大的资金了,这个为了创造差异化的卖点,我们目前从主基厂的角度来讲,我们要让我们的品牌要有更加强大的差异化卖点,让我们的消费者更多体会到荣威品牌的科技含量,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被逼的,我们要找符合未来信息化潮流的卖点,我们今年的销量至少是265万,我稍微说窄一点,说到自主品牌,也要完成至少16.5万销量,2015年我们销量超过60万,我们的基盘还是扩张很大,我们InkaNet卖了5000多个安装的客户,按照20%算的话,我们本身的用户就是有几十万了,本身就是一个很小的社区了,要把这样的客户维护好,把这个业务做好,符合他们的胃口。

  整个我们房间里面都是跟Telematics有关的,这个系统里面大的商业系统,应该有一个大的商业创新模式,光靠联通和上汽也是不行的,希望所有的主机厂,运营商等等,整个的生态环境当中创造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模式,才能够让这个系统更加有生命力。

  周频:刘总是市场部门的,InkaNet还是属于市场的投入,还没有享受到Telematics的节约成本的利益,我们现在不愿意做这个事情了。

  刘涛:目前也是增加的。

  周频:我想把第三个问题转到联通的辛董这里了,你们愿意投入的,让用户得到性价比更高的服务,这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也是有关的,如何合理划分利益,原来这个是汽车厂商的会议,但是自从SIM卡,移植到汽车里面去,通信的重心从车载终端到了手机终端上面去了,运营商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的,原来汽车行业的规则,要看看运营商怎么运行这个游戏规则,联通的意见非常重要。

  辛克铎:首先我想这个问题我完全同意刘总刚刚谈的一些观点,首先Telematics属于一个市场培育期,我觉得现在商业模式尚未形成,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我们过多的非常具体的来谈利益的时候,可能不太好说,我非常赞同刘总的观点,我们如何一起打造一个健康有序的业态?为将来的发展创造空间,我想是现阶段最关键的,前段时间发言说到,如果我们一开始把行业做坏了,有两个方面,我们把它做成全免费的了,我们把服务做坏了,没有人用了,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想这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东西,至于利益划分问题,我想刚才我说那段话,整个Telematics的业务健康发展,也是做的各方面的共同利益,只有做成了才有利益可言,如果做不成,会后悔坐在这里浪费这么多时间,刚才发言当中也是谈到了,连同作为3G时代,我们愿意跟业内各方面积极配合,包括我们做的工作,坦率的讲,目前来讲我们是无利可图的,我们属于投入时期,这个投入包括现实的资金,也有我们自己内部的很多流程,一个国营企业变更流程不容易的,这个成本很大的,我们一直在做,并且和上汽合作已经做成了,我们会一如既往做这个事情,如果有一天我们都做成功了,谈自己利益的时候,我还要说一句话,我们行业各方面利益诉求点是什么?汽车你做这个利益诉求点是什么?是想提高汽车的差异化,还是提高销售能力,还是想通过Telematics转行做信息服务方面的东西?作为联通来说,我是通信服务运营商,我是想做进入汽车领域比较困难。

  前期我们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有一个定位,自己的主业是什么,优势是什么?几年之后我们都有会一个准确的定位,这个定位有时候不取决于我们想怎么定位,还有行业的发展,在坐的各位会慢慢形成,就像一条河水一样,顺流而下形成这样的趋势,我们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我们联通作为电信运营商,就是整个服务当中的一个环节,可能连最重要的环节也算不上,但是通信也是离不开的,尽管刚才周总也是说了,那个统一给我们压力很大,这个是我们集团公司的政策,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执行,但是作为一个行业运用,特别是汽车方面的特殊行业运用,我们有很多的想法,其实刚刚分析苹果服务的时候,我们说了三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我对于它这种模式是喜忧参半,如果按照这种模式,我们各位根本没有机会了,根本谈不上这种盈利点在哪里了?这个与乔布斯本身是开发者有关,他把主要的利益都放在开发者了,其他各方获利甚少。

  中国的Telematics应该怎么做?这个问题提出来,没有一个人说怎么做,除非这个行业里面出现了一个人,比乔布斯还要乔布斯,不然我们就是一起讨论,一起探讨,首先就是建立业态,形成模式,有利可图,大家在这个行业里面联手一起来做,我个人比较不赞成把它做成一种免费的,说是免费的,实际上后面还是收费的,互联网刚刚开始是烧钱的,大家都是知道的。几年之后有了这样的盈利模式,出现了腾讯,阿里巴巴盈利的公司,前期是要投入的,如果我们一如既往的免费下去,在座的各位都做不下去了,还有一点涉及到网络的东西,固定电话的互联网的模式,与移动方式的互联网这是两种商业模式,如果在移动无线网络当中希望它是免费的,像具体的不讲了,包月的那种可能比较困难,因为无线带宽就是有限的,有线的固网带宽就是无限的。我们会在政策允许下面给予大力支持。

  周频:工信部的领导和上海市政府都走了,不知道他们愿意负担一些成份,万大哥这两位老大不想负担成本,你怎么看?估计要靠赛格了。

  万新宇:整个价值链上面,是一个比较长的价值链,每一个从业者都不可能从头做到尾,我们只能在价值链里面分担自己的角色,做自己最擅长的,关于如何分力是这样的,其实换一个说法,比如说就服务来讲,怎么可以收到费用?提出了服务,他愿意接受这个服务,他才愿意付款,这个服务里面分两种,一个就是重服务,还有一个就是轻服务,今天很多嘉宾提出来,关于视听享受,关于娱乐信息,诸如此类的,这些都是各大运营商比较擅长来做的,还有一些政府比如说用户有一些问题你怎么去处理,很多问题怎么帮他解决,这些必须有快速的落地能力的服务,这些实际上不同的从业者,应该承担不同的服务。

  那么你承担了不同的服务,你就可以分享这不同的服务费。我是这样来理解利益的分成。

  刘涛:我们也是在考虑到这些问题了,的确碰到了,我们想法就是跟大家分享一下,InkaNet提供天气服务,你的费用到期了,费用到期了,充值的服务,实时交通的服务,我们希望做成将来免费的,像基础服务,轻服务的感觉,重服务就是一键通服务,就是直接发过去地址可以购物导航,这个是一个非常重的运营成本,这一块可以按照需要收费。但是基础的是期望将来是一个相对免费,或者是一个比较低的费用,商业模式对于我们整车厂来讲也是费用再分配的过程,我们整个市场里面也是做客户关怀,把这一部分的费用一部分做另外的业务服务,周总就是希望把这个东西免费,上汽不是不愿意贡献,这个客户服务可能分担10元,剩下的其他再想一下。

  周频:转入下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还是请刘总回答,面对相对较小的整车用户群体,更高的信息服务质量要求,Telematics提供的运营商的模式是什么?这个跟下午主持的内容有关,如果说我们整车的用户,刚才刘总讲了,我们有20万用户,比如说像全世界的用户是几千万,相对太少了,开发这些人到底是否有积极性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大家都是要盈利的。

  刘涛:我目前考虑几个方面,至少我们广告运营商,包括我们的媒介运营商,包括我们的保险公司都是有蛮大的合作潜力,经过了很多轮的接触了,国外在保险评级方面比我们先进,欧洲如果这个车的评级标准比较高,达到了E多少,你的保费比较低,欧洲就是有这样的评级,也在执行,中国没有的。我跟几个保险界的朋友在说,中国肯定有评级的,我觉得业界限很多TSP的服务,都可以提到一部分的防盗功能,如果有这个未来保费有一个保证,我们跟人保的谈判有一定的进展,如果证明降低被盗的几率,就是给你一个优惠。江南春也是可以靠楼宇广告,上海有20万块LCD屏,可以做成这么大一个广告产业。但是如果说我们上海109万的车辆保有,我们全国是6900多万辆汽车保有量,如果这个里面有一半的车有一块屏的,如果有广告运营商看重这个广告屏,有可能他把这个屏买下来,这个我觉得也是有可能的。最重要还是开放平台,给客户一个选择,如果你愿意省这个钱,你接受我的广告,你可以免费。如果你是高端用户,我也需要ONSTAR的安防服务,我可以给你一个打包,满足各种各样客户的需求。

  周频:谢谢,下面还有剩下两个问题,都是跟运营商有关的,你回答吧,电信运营商在Telematics的运营方案,战略布局?

  辛克铎:首先Telematics在中国来讲,不止联通一家运营商,这是一个大的布局,涉及到一个公司的发展,这里只能说从一个个人的角度,或者从局部谈谈看法,首先我客观的理解到运营商的Telematics,中国的Telematics大家还是高度重视的,无论是哪一家都在做了一些布局,积极参与,主要就是大家发挥运营商在通讯网络以及通讯网络相关的一些功能做一些工作,这一点大家都会做的。因为在这个之前,我们后端也是做了很多,其实我们跟联通也是联系很多,这一点也会一如既往做这个事情,对于联通来讲,上午发言当中也是提到了,下一步做什么,这个也是一种安排,从长期战略上来讲的话,在这里可以负责任的讲,实际上联通已经明确了,我们作为运营商积极参与支持Telematics在中国的发展。积极推动它的健康发展,应该是这样一些东西,这个战略性的东西也是我们集团正式的会议决定先来的。

  我们和自主品牌的,自主产权的车厂加强合作,我们非常愿意积极和国外品牌,包括合资品牌做好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联通也是谈到,第一在通讯网络方面做好工作,进一步完善以适应这个需求,我们另外通讯模块,还有车载SIM卡,这个我们要做好工作,还有队伍建设方面,我们也会成立一支全国专属的团队,在全国各地都有的,在服务方面我们优势之一有一汇报中心,我们愿意支持你们服务中心做好,做成互补的作用,在这个领域内我们不想与其他同行形成竞争关系,我们要形成合作关系,包括我们做的这个平台,这个平台叫做TSP,我们为什么跟这个有一点关系?就是表示一态度,支持大家,协助大家做好这个事情。

  周频:还有收费方案怎么样?

  辛克铎:大家对于运营商的收费大家非常在意的,非常关注的,实际上我也是承认,网络这一部分有费用产生的,出用联通和运营商找到另外的收费方式,否则我们也是比较困难,几个原因,就联通而言,3G网络投入1100亿,现在没有形成收支平衡,另外是国营企业,投入产出比还是要有的,这部分费用会存在的。就是说如何在比较合理的价格,一起来寻找一种共同的模式,把蛋糕做大,共同谋利,这个也是供应商希望业界一起讨论的问题,运营商有多种形式,一种就是预付费和后付款,还有个人付款和单位付款,我们一个车厂提供某些服务,这笔费用刚刚开始是单位付费的,两种付费方式不一样的,有量还有关系。

  第三类就是计量方式不一样,现在我们按照流量,按照市场,传统的电信运营商的方式,还有一种方式,这个方面可以淡化的,就是服务的方式,实际上像苹果这个,背后流量问题没有提及,我个人认为,Telematics这个领域,我们运营商很愿意跟构成服务商一起,共同探索一些服务的东西,让客户感觉到这个是高品质,高水平的,确实满足需要的,物有所值的这种盈利模式,而不是简单的以通信的时长和流量来算,这个会影响我们整个行业的业务发展。

  另外一点收费模式我们基于联通来讲,我们考虑合作模式怎么样的?如果你简单的采购我的市场和流量,是否可以打折扣,还有很多的合作方式,比如说我们这个服务是一起来开发的,一起来提供的,或者说在这个服务当中,有您的也有联通的合作模式,甚至我们是否还有更深入的合作模式,我们成立了合作公司,当然这个比较复杂。另外我们会考虑到单吃或者单价的价格比较高,但是从100辆到1万量,甚至上千万量这个量不一样的,这个价格会相对合理的比较容易承受。收费模式就是多样的,涉及到具体很多内容,我们愿意与各方单独深入的交流。

  周频:李总,刚刚我们五位嘉宾您是对于市场最悲观的,其他相对乐观很多,作为这样悲观的旁观者,能不能请您站在全国,甚至全球的角度对于刚才六个问题做一个反馈?

  李超:针对刚才大家讨论的问题,我总结了一下,首先第一个就是盈利问题,我还记得去年在这里开会的时候,大家倡导的就是Telematics元年,然后到今年这么一个大发展,今年发展速度的确很快,去年整体车载装机量不到40万,好像是37万左右,今年直接就突破了50多万,其实我的车现在就带有Telematics的服务,送我三年服务。所以说到2013年我可能还得交一年的服务费,我还不知道交给谁,我交给车厂他敢要吗?

  所以说盈利问题,还不知道这个钱直接送我的是三年,我到了2013年最后一年的服务费,我想交,还不知道交给谁,我要交给车厂它敢收吗?所以说这个里面就出现了刚刚周总提到的收费模式,可能三家运营商也已经闻到了这个味道,现在唯一的收费渠道他们三家可以收。可以有自己的收费模式,这个是唯一的渠道。

  否则的话,这个渠道怎么说呢?那么各个服务商可以收吗?我到现在我的Telematics服务没有人给我帐号,我也不知道哪里去刷卡,这个是刚刚说到的收费问题,还有盈利的问题,我刚才为什么说这么悲观,因为现在到2013年整个是免费的,我不知道它盈利在哪里,还有最后一年不知道交给谁,这个盈利在哪里,我们算一下,今年我们整体的装机新增,假设我们有50万辆,平均在1000元,这个就是5个亿,这个里面去掉中端,去掉地图等等这些,打掉50%,还有2.5个亿,TSP和CP进行分帐,里面还有内容。我们按照5:5,这个就是剩下1.25亿,现在我们的整体的商务模式有四种,一个就是车厂,一个就是电信运营商等等,荣威你的Telematics的服务中端不可能按到奥迪上去吧,我们再把这些平均分下来,我们按照20家来计算,我们还没有到独立TSP,一年收入在300万,这个里面有没有盈利的?


  比方说送三年服务,可能车厂直接付给了某一个服务商,这个里面可能是盈利的,这么讲不是1%了,现在TC是不是盈利呢?这个也是产业链的一部分,所以说要这样来算的话,我这个里面的盈利这个是什么呢?就是用户付费,给了Telematics,那么到目前为止,用户没有付给费哪来的盈利呢?现在好像是至少送一年,有送两年,三年的,那它哪里来的盈利呢?具体通过山寨方式,我们就不算了,通过其他的手段。


  具体这个里面有一笔帐的话,各位独立的TSP会计算出来,所以整体的增长量比较快,因为去年的话,是36.9万的装机量,今年突破了50万,基本上是以80%这样的速度增长,到2013年应该在300万—500万不止。


  第二个问题我就说Telematics的价值,我现在已经连续参加了六届的TC论坛,从04年,05年开始,TC论坛整体参加的实际上有卫星通讯的嘉宾,还有做中端的嘉宾,到后来有做IC设计的。SP,还有车厂,还有运营商,这一届看到了连中央广播电视台都来了,这个里面我们看到,可以从这个整体的演变和产业链过程当中,为什么大家还愿意在这个里面投入去做,因为是一个价值平台,这个价值平台就跟我们传统的这种互联网的发展有一定的模式相近处?最早期就是渠道为王,后期就是什么呢?内容为王,其实现在大家可以总结到的就是已经不是渠道为王,也不是内容为王,再好的服务不一定赚钱,这个就是社会资源为王,它的唯一价值体现,现在就是出现了社区,SNS,还出现了什么呢?现在我们看到出现了一些专业的像我们这些论坛,这个就是价值平台,在这个价值平台上面,将来就会衍生出来很多很多的一些盈利能力和一些盈利企业,将来之后像周总也是提到了,以后可能保险行业,还有其他的一些新媒体,他们都会介入到我们的这样一个社会关系资源,未来就是行业融合的时代,未来是业务融合的时代。不是单一的发展平台,未来的平台整体的盈利模式和价值会越来越大。


  周频:最后我想把时间留给Egil,不知道还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Egil:看一下我们的发展方向,比如说2020年,我们看一下那个时候会怎么样的商业模型?这个应该不是一个问题,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的每一辆车上有了车载信息服务,含在了车的收费当中了,卖价当中了,好比现在车有质保,这个不单独收费的。当然我们说到时候我们所提供的内容会有所不同,无论如何车载信息服务都会提升车辆的价值和功能,因此我认为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到时候有一辆车我们可以看到每辆车车载信息的价值就是500元,这个是直接的价值,还有包括其他的涉及到数据的间接的价值,长期来看,我们谈的不是一个商务模型的问题,车载信息服务就是车的价值一部分。


  周频:谢谢Egil,根据媒体报道装上车联网的装置到2020年中国有2万辆车,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互动就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Copyright © 2010-2017 迪纳车联网 - 江苏迪纳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