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界的奥运会”落幕:再见,法兰克福


2020-03-15


 2020年伊始,汽车展览会们集体“消失”。

因为新冠病毒疫情的关系,原定于3月3日举行的日内瓦车展临阵取消,原定4月8日开幕的纽约车展则延期至8月举行。此前2月,北京车展也宣布延期举行,具体时间待定。

它们取消或延期,总还会回归;但有一家重量级车展,却在这个纷乱的春天,迎来了真正的告别。

3月3日,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DA)在电话会议中宣布,法兰克福车展的下一站将是巴伐利亚首府慕尼黑。

这样的决定不算突然。早在1月29日,随着VDA与法兰克福会展公司(Messe Frankfurt)长期合约到期,一则官方通告为连续举办了68年的法兰克福车展彻底划下了句号。

“感谢法兰克福长期以来值得信赖的良好伙伴关系,但是经过对所有标准的权衡,2021年起国际汽车博览会将不再于法兰克福举办。”之后在国际汽车博览会(Internationale Automotive Messe,以下简称IAA)的官方网站上,不断轮播重现着关于这个世界汽车工业“奥运会”的辉煌过去。

“谢谢你,法兰克福。” 来源:IAA官方网站

 

 

往日辉煌

数十年来,当法兰克福车展因在法兰克福举办而得名,人们一度淡忘了IAA才是它的官方称谓。在整个世界汽车产业中,法兰克福车展凭借悠久的历史,和庞大的规模,成就了自己与巴黎车展、日内瓦车展、北美车展以及东京车展并称为世界五大车展的地位。

事实上,IAA并非开始于法兰克福。在汽车工业刚刚起步的年代,德国贵族们肩负着汽车传播的重任。早在1897年,在柏林的Bristol酒店,一场小规模的展会就此拉开了德国车展的序幕。虽然当时的参展车辆仅有8辆,包括4辆奔驰,2辆欧宝和1辆戴姆勒,但是仍引来了不少关注。

柏林的Bristol酒店 来源:opel media

随着工业水平的提升和人们对汽车的广泛认可,汽车展览在德国开始成为一种流行,并成为当时选址在柏林的一项常规展览活动。当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德国准备在1921年重启柏林车展时,参加展览的品牌已经增加到了67家,展出车型也达到了90多辆。到1931年的第22届柏林车展,参观人数已经达到了29.5万。

某种程度上,IAA在见证德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同时,也经历了德国百年经济的兴衰和社会的动荡。虽然1939年的柏林车展吸引了多达82.5万名观众,大众也首次亮相了之后的经典车型甲壳虫的雏形KdF-Wagen。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到来,让德国车展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1939年的柏林车展 来源:Flickr

法兰克福成为临危受命的选择。1946年,在欧洲战后第一次举行的巴黎车展上,法国人以德国挑起战争为由拒绝德国厂商参展。转去汉诺威出口展览会上的德国汽车制造商们意识到,德国需要另起炉灶为复苏不久的汽车产业添一把火。

1950年,新成立的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DA)在柏林举行了第33届IAA,并决定自第二年起,从苏联控制下的柏林转向战后新建的联邦德国经济大都市法兰克福,时间也改为两年一度,轮换展出乘用车和商用车。事实证明,法兰克福成为一个正确的选择,1951年第一届法兰克福车展一问世便大获成功,一举吸引了57万名参观者,在举办初期就锁定了汽车制造商和消费者的发展目光。

当越来越多的国际汽车厂商认识到德国市场的重要性,法兰克福车展也因此成为当时名副其实的“国际汽车博览会”。各家车企都选择将经典车型带去法兰克福亮相,1963年的IAA展会上,第一代保时捷911也在当年完成了首秀。

第一代保时捷911 来源:topspeed

虽然之后IAA也曾经历因汽车行业利润不佳而被取消,但法兰克福车展成为汽车行业的风向标和德国汽车工业的象征,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回归之后的车展也在不断刷新持续增长的展商和参观人数。

欧宝GT系列在1969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首发 来源:opelpost

交通的便利和经济的繁荣无疑为法兰克福车展的长久存在奠定了基础。作为德国的金融之都,法兰克福从一个工业小城发展成为德国乃至欧洲重要的工商业、金融和交通中心,似乎与生俱来就是德国汽车工业对外展示其技术实力的窗口。

但在68年的历史沧桑后,法兰克福车展在见证汽车产业变革的同时,危机也不断出现,直到不得不面临被替换的现实。

 

英雄迟暮

“最后一届法兰克福国际车展?”2019年,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以此为题,直抒对法兰克福车展未来的担忧。

和上一届相比,法兰克福车展遭遇了百年罕见的冷清,参展厂商数量下降20%至约800家,展区总面积也缩水16%至16.8万平米。56万的访客数比2017年减少了25万,与2015年车展的93万访客数相比更是近乎腰斩。

法兰克福车展展馆 来源:kongres-magazine

虽然大众ID.3、本田e纯电动车等重量级车型选择了首发压阵,履新后的ABB掌门人也首次集体亮相。但仍至少有22家来自美国、日本、法国和意大利的整车厂缺席展会,丰田、菲亚特-克莱斯勒、法拉利、玛莎拉蒂均在其列。

红旗S9超跑亮相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 来源:红旗官网

车展主办方IAA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更是因为机构内部纠纷,在车展开幕式上发言后直接宣布辞职。种种的表现,都指向合约到期后的法兰克福将无法和接下来的展会再续前缘。

事实上,隐忧早已存在,合约到期也并非法兰克福出局的根本原因。接连而至的负面新闻,让车展的公众形象难以挽回。

2019年车展开幕当天,展馆外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绿色和平组织,抗议汽车排放给环境带来的伤害。数千名气候抗议者走上法兰克福街头,抗议德国汽车工业在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中所扮演的角色。游行者聚集在车展入口处组织访客进入,甚至一度涌入会场并占领部分展厅。

绿色和平组织在展馆外抗议 来源:Driving

赢回国际参展商并非易事。尤其在它们纷纷主动选择逃离的时刻,车展本身就在遭遇一场危机。随着大型车展影响力的下降,原本在年度车展上发布重要车型的传统车企转而举办独立的新车发布会。当车企纷纷把新能源、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车联网等新兴技术作为创新利器,下调车展预算,转投科技展会也成为各家的共同选择。

在外媒的评价中,世界各地的车展都处境艰难。“巴黎正试图重塑自己,底特律从一月到六月一直在做自我保护的最后努力,日内瓦也面临着压力。”据德国《商报》报道,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公众日还没开始,多家汽车厂商就表示不愿再参加传统的法兰克福车展,它们要求主办者德国汽车产业协会(VDA)改变现有的车展形式,能在多地举行推出更适合时下和未来汽车产业的展览,而不只是在展厅里展示新车。

人们一度以为法兰克福还能最后一搏。合约正式到期后,恢复自由身的IAA刚抛出橄榄枝,就迅速便吸引了柏林、慕尼黑、汉堡、斯图加特等七个德国城市参与竞标,其中也包括“前任”法兰克福。但戏剧性的一幕是,刚踏入赛场的第一轮初选中,法兰克福就被淘汰出局,最后花落慕尼黑。

宝马汽车总部就位于慕尼黑 来源:Wikipedia

早在2009年,当法兰克福车展未能表现出太多的新意,德国著名营销专家布吕克曼就曾表示,虽然法兰克福车展享誉世界,但从将来看有跌至二级队伍的可能。

“一个球队射了太多乌龙球之后,就离降级不远了。”布吕克曼不无遗憾地说。


返回顶部